万博体育APP下载l现场直播、重播回放投注在线看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保藏
行业新闻
山西加速煤炭就地转化摆脱“一煤大”
2015年09月16日

依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半年山西经济滑坡,GDP增幅仅为2.7%,位列全国倒数第二。山西“一煤大”的产业格局,导致其轻重工业比例严重失调,重工业占94.4%,轻工业只占5.6%,经济抗风险能力较差。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指出,必需下定决定改变“一煤大”的产业格局,创建一个有利于长远发展的新经济发展模式。
  
  山西扭转“一煤大”格局的紧要抓手之一,是坚持煤炭就地转化。“山西省外运煤和外输电比例为16:1,明显失衡,所以要继续变输煤为输电。”王儒林在7月中旬召开的山西省科技创新推进大会讲话中表达。
  
  “晋电外送”能力目前为1930万千瓦,核准在建和已获“路条”的外送通道1450万千瓦,但按规划,山西“十三五”末总装机将超1亿千瓦,外送能力还远远不敷。
  
  本年以来,山西省发改委核准的19个低热值煤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达1640万千瓦,总投资达762.84亿元。加上2013年核准的3个地热值煤发电项目,山西自主核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达到22个,总装机容量达1830万千瓦,占国家能源局下放指标1920万千瓦的95%,总投资达825.03亿元。
  
  这些迹象表白,山西的低热值煤发电产业从本年开始进入爆发式增长期。这将有利于提升低热值煤利用水平,优化能源结构,爱护生态环境。
  
  山西发电装机快速增长的背后,隐藏的一个问题是,现有的电量都无法全部消纳。本年上半年,山西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5.04%,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7.21%,向外省送电量同比下降10.69%。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是2048小时,同比下降15.44%。
  
  对此,王儒林认为,发展电解铝工业、提升省内电力消纳能力是个应当考虑的选项。
  
  据熟悉,山西铝土矿资源十分丰富,储量占全国40%以上,但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是典型的铝土矿资源大省、电解铝小省、铝加工弱省。
  
  据山西有关部门测算,如能按照国家政策“置换产能”,使本省电解铝产能达到600万吨,一年即可消纳电量900亿千瓦时,相当于去年本省工业用电量的50%,并且也将鞭策5000万吨原煤实现就地转化。
  
  山西省是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确定的国家五大综合能源基地之一,山西省长李小鹏在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作政府报告时称,将来五年,山西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努力构建以煤为基、多元发展的现代产业新体系,建设晋北、晋中、晋东三大煤炭基地,晋北、晋中、晋东南三大煤电基地,沁水、河东两大煤层气基地,大力推进煤基多联产等现代煤化工项目,建设国家综合能源基地。
  
  山西的现代煤化工产业规模并不大,国家“十一五”确定的5个现代煤化工示范项目4个在内蒙古,1个在辽宁。“十二五”确定的26个示范项目,山西也只有2个。
  
  针对煤炭转化大多是初级加工的现状,山西将大力推进“分质分级、能化结合、集成联产”的新型转化,形成以现代煤化工为主,传统煤化工为基础,煤基精细化工、化工新材料为特色的产业格局。
  
  “山西作为煤炭资源大省、国家综合能源基地,煤制油这条路必然要走。”王儒林在讲话中提到。
  
  此外,山西省还将提速煤层气开发利用。“要尽快把煤层气发展成山西省战略性支柱产业。”王儒林同时表达。
  
  据熟悉,我国的煤层气资源聚集在山西,全省煤层气储量与排名世界第四的美国相当,高达10.39万亿立方米,占全国总储量近1/3,换算后相当于100亿吨原油。现在山西煤层气的单井平均产量和美国比拟,差距比较大,现有技术也难以适应复杂地质条件,需要尽快实现关键技术突破。加快解决煤层气资源矿业权与煤炭资源矿业权分设问题。这是困扰山西煤层气开发的难点之一。
  
  “在矿权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前,我们更要重视合作机制创新,强化与中央企业的合作。要大力引进各类投资主体,开展多种形式合资合作,张大投资,加快煤层气产业发展。”王儒林表达。本年2月份出台的《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实验2015年行动计划》中,也明确提出要积极争取国家支持,开展煤层气矿业权审批智钊改革试点。